【韩张】与子同袍 完

【终回  江山还似旧温柔】

“一晃眼十年已过,可真是快。”焚香大师手捧热茶道,“我竟不曾想过,还有老友重聚之时。”

叶秋晃了晃杯子,道:“何须说这些丧气话,人生相见别离,自有命数。聚时欢喜,散时也莫太过悲痛,说不定那一日,便就又重逢了。”

焚香大师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如今比我这出家人看得还通透。”

叶秋道:“你算什么出家人,不过是念两句佛,欠我的钱究竟何时还?”

焚香大师果然念了两句“阿弥陀佛”,“出世之人,不谈钱财之事。就当是我向施主化缘罢。”

叶秋摇头不去理他,韩文清道:“且说说你吧,那年远去西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被他这一问,叶秋苦笑了两声,道:...

【韩张】与子同袍 9

通贩求带走!

【韩张】《与子同袍》 (近期参208沈阳O,214常州O,CP15.5,广州YACA) 

【肖戴】《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近期参CP15.5,广州YACA)


这一段写起来最流畅,老韩可真帅prprpr

【第九回  尘埃落定】

西门是帝都城地势最高之处,也最容易守,因而刘皓只分派了申建一人。适才东门的剧震和南门外的喊杀之声也传到了此处,偏偏他站在城楼上望去,西城外一个人都没有。申建挥挥手让一旁的兵卒先下去,自己一个人来回踱着步。这种诡异的平静并不在他的设想之内,让他无故觉得心慌。

“我说,没人来这找你,你反而更着急了

【韩张】与子同袍 8

第八回不拆分了直接发~快过年了,通贩继续求带走!!!

【韩张】《与子同袍》 (近期参208沈阳O,214常州O,CP15.5,广州YACA) 

【肖戴】《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近期参CP15.5,广州YACA)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第八回  水落石出】

帝都城在修建伊始,便是存了要传承百代的念头。城池占地极大,即使驭骏马疾驰绕城一周,也要一个多时差的功夫。城墙里外三层,皆用巨石搭建,灌以米汁凝固,易守难攻。刘皓此时拉起吊桥,封锁城门,严禁城内百姓外出,未尝不是存了将大军耗在城外的心思。

韩文清、张新杰、焚香大师三人率霸...

【韩张】与子同袍 7.3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求带走:《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皇城大殿之内,刘皓正在发号施令,指着帝都的地图分派众将率兵布下埋伏。

“刘相!”被点到名时,田森忽地启口。“可否听我一言?”

刘皓皱眉:“何事?”

“此事是否不妥?”田森直言道。

刘皓的部署说到一半,被他打断,已是颇为不耐。听到田森居然当众反驳他,刘皓心中对他的厌恶更上一层。

“你们先去。”刘皓向一旁已经领命了的唐昊、赵禹哲、申建、王泽和郭阳五人挥了挥手,“唐昊守南门,赵禹哲守东门,王泽和郭阳北门,申建西门,有事速报。”

这番分派并非刘皓原有的计划,可如今孙翔未归,...

【韩张】与子同袍 7.2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求带走:《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好!”两人打得激烈,不同于之前的切磋,反倒是多了几分以命相搏的意味。焚香大师在一旁观战,不由得叫了声好!

“这才有几分昔日斗神的架势。”焚香大师叹道。

张新杰不言,他盯紧了场中,适才孙翔那招蛟龙出海正中韩文清左臂,却邪的锋芒可想而知,一刹那间,血如泉涌。韩文清尤如未觉,可张新杰暗自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场中形势突变,孙翔一招得手后越战越勇,接连几招往韩文清要害刺去。不知是否引发了旧伤,韩文清的拳招慢了下来,孙翔似是寻到了个破绽,一招强龙压迎面扫下,似是要报方才被韩文清打

【韩张】与子同袍 7.1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第七回  剑拔弩张】

“什么!孙翔居然私自带兵出城了?他带了多少人?”帝都皇城大殿内,刘皓失手打碎了一个白瓷杯。

阶下几人对望了几眼,唐昊先开了口,“刘相,这不是您同意了的?”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刘皓暴躁地走来走去,头顶发冠歪了少许,他竟没有发现。

唐昊耸了耸肩,“昨天孙翔说道,想要和韩文清一对一地打一场,您说要是他有这个本事就尽管去。”

“我——”刘皓硬生生咽下了一句骂人话,自从韩文清突然现身劫走张新杰,他所有的计划就都被打乱了。霸图军接连调兵遣...

【韩张】与子同袍 6.2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能得韩文清认同的人不多,叶秋算是其中一个。

韩文清修习的是拳法,擅长近身战。叶秋是天生的习武奇才,十八般兵器样样皆通,然最喜长矛。两人年轻气盛时,时常切磋,互有胜败。虽然性子截然不同,可英雄之间,自然惺惺相惜。

叶秋当年忽地离开,为了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前往西海游历。他留下神兵却邪,一直封存在演武堂内,成为了后辈们所敬仰的标志,无人敢动。韩文清未料到,这柄饮血无数的长矛竟会被取出,并落在了孙翔手中。

孙翔一路驱马驰来,正是热血上头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高声喊道:“拳皇韩文清,可愿与...

【韩张】与子同袍 6.1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焚香大师原本便是漏夜而来,并未暴露行踪,而秦、白二人手下所领兵卒也非多口饶舌之人,霸图军中除了几位将领,倒没几人知道昔日大名鼎鼎的驱魔师,如今已到了他们阵中。

次日拔营,继续行军,焚香大师同张新杰乘坐一辆马车,倒是省了骑马疾驰的功夫。

“大师身患有疾,这遭变故,接连赶路,却是辛苦你了。”张新杰道。

焚香大师却不以为意,爽朗道:“当年打仗的时候,谁不是吃着大苦头熬过来的。现在这些小毛病,根本算不得什么。”

他这话同张新杰说服韩文清的说法一模一样。

两人所乘的马车由四马所拉,虽...

1 / 3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