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韩张1-孤城1

和小伙伴们玩起了百日韩张,第一天开题,压力略大。依旧是将军与军师的故事,脑了两年多的洞,终于写出来了!今天下午刚去医院拔了两颗智齿,现在人有点不太好,第一章只有1k5,先铺开背景,以后会多爆字数的!

下一棒交给 @水松朔 啦www

==========

北疆的秋日总是昏昏黄黄的,夏日炙烤的烈阳已经褪去大半,但白日里闷热干燥的气息仍是经久不散,而到了夜晚,凛冽严寒却提前席卷而来,风啸如刀,预示着接下来的冬天并不会好过。这样的季节着实难熬,磐石城中的百姓大多是一脸的疲倦和无精打采,但驻守在城门口的军士们却昂首挺立着,如同胡杨树一般深扎在这片土地之上。

城外忽传来一阵马蹄声,从城门口望去,先看到的是一阵飞扬的尘土,然后才能辨认出骑在那批高头大马上的玄衣骑士们。但事实上,只需要听那整齐的马蹄声,便可以知道来者是谁了。少将军韩文清麾下的轻骑,是整个北疆数一数二的队伍,个个皆能以一当十。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骑在马背上的人却默不出声,就这样迅捷又坚定地驰到城门前,然后整齐划一地停下。

即使见惯了这幅画面,守城的监门官还是一阵激动,此等军容,放眼整个大晟朝,怕也是无人可及的。韩文清一身玄色轻甲端坐马上,不怒自威,一个人隐隐就有了一支军队的气势。

“少将军辛苦!” 监门官恭敬地行了一个军礼,让到一边。

韩文清点点头,带队缓缓入城。他的动作从容不迫,但眉头紧锁,似是有极大的烦心事。

韩家与那些世代簪缨的名门望族不同,算是地地道道的庶民出身。韩文清的祖父原是个寻常军士,但在四十多年前对阵北戎的一场大战中脱颖而出,他仅凭一把普通长刀便斩杀了十数戎人,被破格连升三级,在军中崭露头角。韩老将军凭军功一路青云直上,最终得先武宗赏识,亲封大将军,镇守北疆,算得上是大晟朝一代传奇人物。韩老将军逝世后,他的独子,韩文清的父亲子承父业,接手了北疆军,曾亲手斩下戎人大王子的头颅,声名赫赫,可谓是青出于蓝。

韩文清生于此,长于此,自他记事以来,面对的就是扑天的黄沙,刀枪斧戟,轻甲快马。北疆的军旅生涯是枯燥而又危险的,时刻要面对北戎人的冲击,可韩文清生就流淌着军人的血液,惧怕二字从来与他无缘。他自十二岁便提刀上阵,同他的祖父、父亲一样,驰骋于疆场之上。

韩文清自小便渴望有朝一日能长驱直入,直挑戎人王帐,为北地创下至少五十年太平,但他也知道,开启一场大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数年秣兵厉马的准备,最重要的是,当将士们在前方厮杀时,朝廷上必当有人坚定不移地支持韩家军,杜绝一切后顾之忧。

而这一点,恰恰是最难的。

先武宗是一代开明君主,他治下的三十年间是大晟朝兴盛的巅峰,他沟通南北河道,大力支持农耕与商运,同时扩充军伍,扫平南蛮。韩文清的祖父便是武宗晚年时亲手提拔的,可是还没等到大晟朝正式与北戎开战,武宗便积劳成疾,驾崩而去。

常说虎父无犬子,可在皇家全并非如此。武宗在位年间,太子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触怒这位威严的帝王。平宗上位后,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在位不足十年便也驾崩。之后短短不到二十年间,皇帝换了三位,朝廷上开始暗流汹涌了起来。

韩将军在一月前回京述职,距上次传来消息已过了十天。韩文清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他在面上不会流露出对当今圣上的不满,可难免会腹诽其优柔寡断任人唯亲。韩家如今独掌北疆军权,最怕的就是惹得君上忌讳,此次父亲进京,也不知道是否能诸事顺利,早日归来。

“你们且先回营,我去趟内城。”韩文清只觉得各种杂念在心中发堵,对身后小队长说道,便放快了马速,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内城里倒是很有些生活气息,与城外经年累月的肃杀气氛不同。磐石城内百姓大多是军士家眷,半是北疆人,半是由各地迁移至此。

韩文清熟门熟路地绕到了一户小院门口,除了挂着一对白色灯笼,这处小院与附近的民宅也没什么不同,但对韩文清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到得门前,他杂乱的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

翻身下马,他先是拍打干净了身上的尘土,才叩门三声。

“新杰,是我。”他略微放大了声音,喊道。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68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