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肖戴-60】奔雷 5

给大家拜年啦!!!

明天还要考试,二更估计憋不出来了,明天直接来个厉害的吧!


【百日肖戴】链接汇总(随日更新)

【五  春雷】

闪电劈落,鲜血飞溅。

“第四个。”孙翔一抖手中银枪,傲身直立。

戴妍琦被他护在身后,双臂抱着肩头,微微发颤。

她不是没有见过杀人,可孙翔这样干净利落的招招致命和毫不留情的出手,在须臾之间透出的凛冽气息让她快要忘记了呼吸。

那是见到鲜血与死亡时下意识的畏惧,和虽然不想承认、但对于高手油然而生的崇敬之情,尽管在半个时辰之情她还恨不得给孙翔几个拳头。

“没害怕吧?”年轻人转头,冲着她笑,有些戏谑。

“这些都是什么人?”她不答反问。夜色涌了上来,疾风骤起,吹得枝叶唰唰作响,四周敲无人声,可她觉得隐藏在周围的杀手仍在伺机而动。

那些人行踪诡秘,招式路数不似中原武功,不知是从何而来,也不知为何会突下毒手。

“听说过东瀛的忍者吗?”孙翔微微侧身,仍将她挡在身后,“从两三岁起便被训练成专司杀人的武器,擅于借用周遭环境隐藏自己的踪迹,十分难防。”

他目光紧盯不远处的一处树丛,“想要对付我们,还请了外敌,看来手头真是没什么人才了。”

戴妍琦不会认为他说的“我们”是指他和自己,“那城里?”她迅速想到了在长安酒楼里同楚云秀攀谈的那人,不由得担心起来。

“先管好自己吧。”孙翔道,“那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还是我最辛苦,得照应你。”

之前升起的崇敬迅速烟消云散,戴妍琦气道:“还不是你没事找事——”

话未说完,孙翔忽带着她转了个身,手中长枪突起,却是反向背后点去。

戴妍琦不敢乱动,眼前忽然一暗,却是被人伸手挡住了脸。

“唔——”她屏住呼吸,一颗心砰砰乱跳。孙翔放下护在她面前的手臂,一枪将面前两具尸体挑落在旁。

“这衣服不能要了。”他甩了甩一胳膊的血,又伸手在下摆抹了抹,颇是不自在。

“你没受伤吧?”戴妍琦急问道,脸有些发白。

孙翔道,“别人的血。”

他环顾四周,在一片旷野中搜索杀机。

还剩七个。他默默心道。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自可放手一战,忍者武功虽然诡谲,可于他而言,自保绰绰有余。但是身边还带了一个只会些稀松拳脚功夫的小姑娘,就需要小心谨慎了。哪怕自己抓她出城只是想吓她一吓,出一口恶气,但也并未存了伤人的心思。何况肖时钦的一条性命,还系在她身上。

孙翔不由十分懊恼,自己有时性格莽撞,做事情全凭心情好坏,少了些深思熟虑。这毛病肖时钦和江波涛都说过,可偏偏改不掉。

然而事已至此,也只能全力护着她的安全了。孙翔想着,将银枪暗自握紧。

只是一转念的功夫,身后危机暴起!两人站在河边,夜里的水流有些急,忽得从水中跃出一个黑影,手中抛出一把泛着蓝光的暗器,直朝他们后心射去。

“小心!”孙翔大喝,将戴妍琦揽过,飞速舞起长枪来,击落数枚暗器。可那些六角棱刺速度极快,竟漏了两枚,而在此时,又有潜伏在岸边的忍者趁势而动,向他杀来。

电光石火之间,孙翔一咬牙,想为戴妍琦挡下一招,忽听利器破空之声呼啸而来,几颗铁莲子将漏网的暗器依次击下,随即一根弩箭从河中忍者眉心穿过。孙翔见势极快,枪势立转,迎向偷袭的忍者。他心中怒极,下手间带着一丝狠辣,数招之间便一枪刺穿了对方心口。

“肖时钦!你不要命了!”他朝来人怒吼道。

戴妍琦只觉得自己腿软得站都站不直,随着孙翔的目光看了过去。肖时钦左手臂上绑了一架小巧的短弩,脚下飞快,如同御风而来。

“肖时钦!”孙翔又吼道,却不知说什么是好。

顷刻之间,人便来到了他们身边,肖时钦此时的脸色骇人已极,没有一丝血色,嘴唇有些干裂,额头上冷汗潸潸而下,可他站得笔直,像是一颗青松,消瘦而屹立不倒。

“你疯了!”孙翔急得额头上青筋暴起。

肖时钦看起来十分虚弱,只有一双眼依旧清澈有神,“我心里有数,这里的刺客,你能应付多少?”

孙翔一把将戴妍琦推到他身边,道:“都交给我了,你带着她快走,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比你性命更重要的?”

戴妍琦丝毫没有在意他们两人在说些什么,只是仰头望着肖时钦,只是一眼的时间,却如同过了一万年那么长。

肖时钦问她的时候,才让她回过神来,“你可会游水?”

戴妍琦立刻点了点头,然而才想起来自己游得并不是很好,可已经来不及让她再解释什么了,肖时钦带着她扑入了冰冷刺骨的河中。她下意识得闭紧了眼睛,而最后记住的景象,是一杆闪着银色锋芒的长枪,和一双深若寒潭的眸子。

她记得自己紧紧抓住了肖时钦的衣裳前襟,像是一松手就会永远失去他似的,再也不敢放手。

 

 


评论 ( 9 )
热度 ( 20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