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肖戴-58】奔雷 3

just wanna 肉一下,然而到现在都在跑剧情,简直想抽自己这双手……能简要交代的就不展开写了,大家意会。


【百日肖戴】链接汇总(随日更新)

【三  暗潮】

长安酒楼的生意虽比不过城里几家大馆子,可素日也有不少客人。今日却静悄悄的,门板掩了半扇,厅堂正中端坐着一个看起来颇为沉稳老道的男子,正抬头数着房梁上的木头纹路。除他之外,再无旁人,可楚云秀知道,若是等会闹出点什么动静,顷刻便会有一群剑士破门而入。

她也不多做寒暄,掀开帘子便高声道:“江大人好大的威风,我这小店都快容不下您了。”

这话来势汹汹毫不客气,江波涛脸上依旧一副怡然自得,起身道:“数年未见,云秀姐还是这副性子,和从前一样。”

楚云秀盯着他,神色有些复杂,别过头去,说道:“您是王府长史,达官贵人,我一个平头小老百姓,可不敢认你这个兄弟。”

她伸脚勾过一把椅子坐下,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一手搁在腿上,后背微微挺直,略带些戒备的神色。

江波涛滞了滞,也随之坐下,斟酌言语道:“当年之事,远非王爷所愿,事发之前,王府未得半分讯息。而之后,王爷也曾设法转圜相救,可当时他的处境也是举步维艰……”

楚云秀叹了口气,摆手道:“罢了罢了,都过去好些年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们当时也是险之又险,尚且自顾不暇。不说这些了,难得重聚,我这有自酿的好酒,我再亲自下厨炒几个菜,晚上一起吃酒。”她忽得抬头看向江波涛,目中似有告诫之意,“但其他的都休提了,往事已矣,现如今我等不过是苟全性命罢了。”

江波涛此番前来,腹中早已备好了数套说辞,可楚云秀也不是好糊弄的人,她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还如何再开口?

何况若是论起往事,原是他们亏欠得更多。

 

“王爷……如今可好?”肖时钦晃荡着茶杯,看着几根粗茶梗子在杯底飘晃。

孙翔似是渴了,一口应尽杯中浓茶,咋咋嘴道:“这茶怪难喝的。”

肖时钦不由笑笑,搁在七八年前,给他一杯隔夜冷茶,这人也照喝不误,与他而言怕是与白水也无甚差别。而如今,不但人变得更加利落能干,连舌头也养刁了。

“王府中一应事宜有江兄打理,当然是好的。”孙翔道,“要是你也能在便更好了,干脆这一次,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吧,王府里衣食住行,什么都能给你安排妥帖,不比这里强多了?”他打量着这间小室,从粗糙未抹平的墙皮到朴素简单的床榻,不喜道:“这种日子,也太委屈你了。”

肖时钦知道他是心直口快,全然为了自己好,他不想拂了故友好意,也不想接这话茬,只道:“云秀今天一定是要留饭的,你有什么想吃的,不如去同她说。”

孙翔遂笑道:“好!几年不见,今晚好好聚聚。”

他说着走出房间,肖时钦仍旧端坐在原位,而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凝滞。

江湖风波,该来的时候,永远都躲不开。

浩荡武林,从来不缺神秘的门派,雷霆门与烟雨楼正是其中之二,虽然弟子不多,可总能在这人物辈出的江湖中占上一席之地。雷霆门有传承数百年的机关术数之学,变幻莫测,因地制宜布下阵法则一人可当百人师;烟雨楼擅刺杀之术,刺客隐姓埋名韬光养晦,然出手时取人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两者一守一攻,唇齿相依。肖时钦的父亲是上一代雷霆门主,而楚云秀则是烟雨楼的继承人。

两人自小熟识,少年时走马江湖,四处历练,先后结识了在当时还是不受重视的燕云郡王周泽楷与其身边的王府长史江波涛,同当时的越云郡小霸王孙翔。彼时先帝康宗皇帝在世,周泽楷生母出身不显又在他幼年时便过世,而他沉默寡言的性子并不讨喜,十六岁时便被遣往位于北漠的封地。

肖时钦摩挲着一枚白玉蝉,微微愣神。如今想来,当初的少年意气时光实在是弥足珍贵。

康宗子嗣不多,皇后早逝,唯留一子,早早便被封为太子。而太子体弱多病,为保爱子太平,康宗为其择选高门贵女,又封德高望重的老臣为太子三师。康宗晚年,有人揭发其弟淮王勾结江湖人士,意图刺杀东宫图谋大位,康宗震怒,由是掀起一阵清剿江湖帮派的大风波,不少帮派为求名利,投诚朝廷,对付其他门派。雷霆门与烟雨楼在此役中饱受重创,肖时钦父母皆亡,自己也身中奇毒,烟雨楼总坛也被一场大火焚毁殆尽。两人侥幸逃脱性命,却也只能韬光养晦,隐于市野之中。

肖时钦并非不知,江波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然而何去何从,却要好好琢磨一番。他思虑良久,长叹一口气,泼去杯中凉茶,站起身来。

 

谁料不过盏茶功夫,却是变故陡生。前厅一应桌椅器物完好,却是杀气纵横。江波涛手持短剑虚点在楚云秀喉头,身旁倒了几个侍卫,而李华手中匕首则架在他颈后,孙翔则不知去向。

“这是作什么!都撤手!”肖时钦大声喝道,一时气急攻心,又连连咳嗽。

三人仍是保持这样诡异的对峙,楚云秀目光定在面前短剑上,却对肖时钦急道:“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孙翔去找妍琦麻烦了,你快去寻她!”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