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肖戴-56】奔雷 1

之前的老肖纹身脑洞,看能污成什么样吧。主肖戴,副华秀。磐石城沿用韩张脑洞《孤臣》的设定,同一个世界观在之后的时间线,猜猜现在的皇帝姓什么吧XD

【百日肖戴】链接汇总(随日更新)

【一  风起】

北漠磐石城,日落黄昏。

院里的这口水井有些年头了,青石都已被磨得明润锃亮,石缝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没留一丝青苔。轴木坚硬,一圈圈麻绳整齐缠绕着,正随着少女的动作吊上一大桶水来。

木桶稳稳当当地被提出井口,清澈的井水被倒进院中的玄色大缸中。这一桶水少说也有个三十斤重,可在少女手中却不显重量,单手拎来,不比拈一包桂花糕费劲多少。

“云秀姐,我打好水了。”戴妍琦朝堂内喊了声,又灌满了放在脚边的黄铜大壶,走进厨房烧水。

北漠的冬天刚过去,积雪化尽,老树抽芽,前几天成群的大雁飞了回来,眼下正是这座边陲重镇最好的时节。

戴妍琦寄居的这家酒楼名曰长安,和昔年最繁华的那座古都有着相同的名字,可格局却并不大,好在生意不差。酒楼没有老板,只一个老板娘,叫楚云秀。楚老板娘来自江南,年仅三十,可生就一副好皮相,肤白胜雪,讲着一口吴侬软语,倒真是合了“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意味。

戴妍琦一直想不通,像这样的人物,为何会在这半年风沙半年冰雪的漠北定居。或许她也有自己的故事吧,来往这磐石城的,谁没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酒楼后排的客房里,常年住着一个姓肖的青年,据他说自己是个画师。戴妍琦从小遇到的人多是走江湖跑码头的,鲜少见到这样文雅安静的人,初时觉得极其新鲜。肖时钦画得一手好丹青,一副百兽图,勾勒出的走兽个个栩栩如生。他还喜欢摆弄一些奇技淫巧的小玩意,像是他随手做过一个开核桃松子的小夹子,轻轻一捏,果肉就能从坚硬的厚壳中被完整剥出,戴妍琦喜欢的不得了。

可他似乎身体不太好,大半时间都在房间里不出来,前一个冬天,肖时钦极其虚弱,半夜都能听到他浅浅的咳嗽声,直到开春后,方才转好了些。戴妍琦问他是什么病,他只说是从小的老毛病,不碍什么大事。

至于她,则随了个叫璇玑子的老道士走南闯北。父母是谁她也不知,跟着道士师父行走江湖,道家经典没学过多少,开炉炼丹自也不会,学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她自知也是摆不上台面。唯一能算得上好的就是练就了一身好体魄,从小到大没生过病,约是得惠于从小被老道士或哄或骗喝的那些汤药。

十七岁时,戴妍琦跟着老道来到了磐石城,却被告之师父有和身家性命相关的大事要做,把她扔在了长安酒楼,自己一拍屁股走了。戴妍琦也不以为意,幼时老道也常常把她寄放在某个道观中,一去大半年再回来接了她继续四海为家。长久以往,也不觉得怪。

这长安酒楼挺好的,老板娘为人和善,待她如自己亲妹。厨子做饭也好吃,天天翻着花样上新菜,而她只是在这里打打杂,包吃住,闲了还能去找肖画师学上点诗词歌赋的风雅玩意,日子倒过得悠闲自在。

 

她拎着两大壶烧好的开水送到楚云秀房间,老板娘可讲究,每天都要热水沐浴,还往水里洒鲜花香露,戴妍琦只觉得她比一些富户人家的小姐过得还要精细。

推门进去,李华也在,戴妍琦低下头。楚云秀喊李华作弟弟,戴妍琦原以为他们是表亲姐弟,没想到之前有一次撞见李华从楚云秀那顶红罗床帐中出来。虽说从小跑江湖,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见过,可乍知道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

“你也别忙了,早点歇了吧。”见她进来,楚云秀反转手腕,把一封信笺扣在袖内。李华倒是站起来,接过水壶,一手一个倒进净房内的浴桶里。

戴妍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下这场景,天都黑了,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她自也不会多煞风景。楚云秀似是知道她在转什么念头,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笑了一句小丫头片子。

她拿了空壶出门,似是听到楚云秀对李华说了句,要起风了。可这季节哪来的风?

“肖先生?”戴妍琦倒没想到肖时钦搬了条长凳坐在院中,凝凝地望着甫暗下来的天空,右手五指在膝上轻轻叩着。

肖时钦转头对她笑了笑,许是因为大病初愈的缘故,他的气色仍不是很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双颊有些消瘦,只有一双眼湛湛有神,像是能望进人心里去。

“妍琦。”他点了点头。

戴妍琦走过去,问道:“你病刚好,夜里还凉,小心再染了风寒。”

“我有数,不碍事。”肖时钦说,声音还有些虚,“我出来看看星星。”

戴妍琦随着他的目光抬头看去,夜色初起,天空中层云漂浮,倒是有几颗星子开始亮了起来,可却不见月亮。

“要起风了。”肖时钦喃喃说道。

“云秀姐刚才也这样说。”戴妍琦道。

“是吗?”肖时钦闻言,淡淡笑了笑,又抬头望向了半空。

戴妍琦却是觉得眼前一闪,不由得有些面红耳赤。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