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微叶蓝/方王)】驱鬼(给琳琅《能不能打起精神好好办案啊魂淡》的G)

三次元上课很忙,加上每天一回家就缩到床上不想开电脑,又是大半个月没产出了……深深地自我检讨,并不想给自己找借口,确实是因为懒……暑假的课刚结了一门,这个月会有更多的时间,我会每日自省,多码字,速填坑。

上周在考完两门试后拼了老命一口气写了8K多字的G给 @随时想坑 ,爱是要靠实际行动表现的(攻脸)。这是琳琅第一次出本,虽然各种波折,然而终于是要出了。这是一本非常清新的叶蓝/喻黄/方王本《能不能打起精神好好办案啊魂淡》(原名《一场马克思主义、佛教和道教的撕逼战》),首发711魔都Only,淘宝预售【预售】叶蓝/喻黄/方王《一场马克思主义、佛教和道教的撕逼战》 ,lofter试阅《一场马克思主义、佛教和道教的撕逼战》第一章


==========

驱鬼

文/锦帆

 

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是生病了。

这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他合理饮食、注重锻炼、远离都市亚健康。更何况他从小就身体好,从小学三年级之后除了每年的常规体检就再也没进过医院,一向自诩为党和国家的优秀接班人。

然而这种话并不能多说,否则就成了flag,此时黄少天正坐在方士谦的精装修办公室中,一手捧着热水,一手在抠健胃消食片的锡箔包装,嘴里还不停地说:“为什么精神病院的装修这么豪华不科学啊老方你真该去看看我们警局的情况外面挂的空调都滴了两个月水了根本不制冷大夏天闷得跟蒸炉一样。”

“这不正好,桑拿费都省了,上班时间做汗蒸,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得起的。”方士谦说着拿起中央空调遥控器,“嘀嘀”按了两下,25摄氏度的风拂过刘海,甚是惬意。

黄少天皱着眉还想说什么,方士谦微笑地看着他,“乖,吃药。”

“不管用啊!”黄少天这次的话出奇地少。他放下手中的药片和杯子,捂着肚子说道:“不行不行,我这会饿得撑不住了,还得吃点东西。”

“这到底什么毛病啊?吃得也太多了。”方士谦作托腮思考状,“我说,你不会是这几天嫌着没事干,来找我恶作剧的吧?”

黄少天苦着脸看他:“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恶作剧吗我都难受成这样话都少了!”

三天前喻文州去普陀山参加佛教协会研讨会,手机全程关机,黄少天彻底进入了“父母出差独自在家的熊孩子”状态,下班回家就打游戏,饿了叫外卖省得做饭加洗碗,结果从昨天晚上开始不对劲了。楼下那家小餐馆的鱼香肉丝盖浇饭似乎是不太卫生,黄少天吃完之后上吐下泻了一整夜,早上从床上爬起来翻了一包苏打饼干,结果不知不觉把一包500g的大包装饼干一点渣不剩地都吃完了。抹了抹嘴,黄少天仍旧意犹未尽,正好楼下早点铺开门,他一口气消灭了八个鲜肉大包和两碗豆浆,还嫌不够,又拎了两个煎饼果子回家。

结果刚上楼,就胃里一阵恶心,又吐得干干净净。

“这也不像暴食症啊?”方士谦和这几个人玩熟了之后,对黄少天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可一点都不相信这个平时活蹦乱跳阳光灿烂的家伙是会得心理疾病的人。虽然黄少天现在完全不受控制地胡吃海塞,可他并没有强制催吐。从昨晚到今早他跑了好几趟厕所,倒像是急性肠胃炎的症状。而且现在的他一点也没有焦虑、抑郁、或是自责的情绪,方士谦从他脸上明明白白地只看出来了一个字——“饿”。

正想着,黄少天的肚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咕”,在安静的房间内掷地有声。

“那啥,你这有吃的没?”黄少天右手捂脸。

看这孩子,都饿得说不出话了,方士谦摇了摇头,说:“要不然你先去验个血吧,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黄少天说:“要不是我们警察和你们医生都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我一定会觉得你是为了多收钱才让我去验血的,说起来你看了我这么久到底有没有看出来是什么毛病啊,今天早上我买的包子五块钱两个豆浆两块钱一杯煎饼果子加蛋加薄脆一个都要四块五了,这么多钱吃下去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吐了,想想浪费了三十多块钱我也是挺不忍心的,浪费可耻啊!”

方士谦忍无可忍,撕下化验单拍在他脸上,“爱看看不看滚!”

黄少天乐了,“哎我说老方你和大眼整天混在一块别的没学会,高冷倒是有模有样的,何日飞升啊?”

方士谦面无表情:“出门左转下楼排队!”

 

方大医生给黄少天走了加急,一个小时就出了化验结果,常规项一切正常。正当他在思考到底是什么问题导致黄少天突如其来的暴饮暴食和消化不规律时,警官先生倒是像没事人一样了。

“我觉得现在没那么难受也不是很想吃东西了。”黄少天又噼里啪啦描述了一通自己的情况,最后摸着肚子总结道。

方士谦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确认自己并不是被驴了,然后把健胃消食片塞到他手里:“回家要是不舒服就吃点药。”

今天这事实在是有些古怪,黄少天捂着肚子来看病的时候那一脸难受的模样并不是装的。凭方士谦对他的了解——虽然平时是互损居多——黄少天并不是那种一点小毛小病就受不住要来医院的人。

当然,至于为什么要来精神病院,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他认识的唯一一个医生,可以不用排队吧,方士谦没忍住腹诽了一句。

“总之,要是回去还是胃疼或者呕吐、腹泻,第一时间联系我,不行的话一定要去医院,别不好意思说,急性肠胃炎也是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的。”本着一颗父母心,方士谦叮嘱道。

“好好我记住了。”难得见到方士谦如此一本正经苦口婆心的样子,黄少天点头,“今儿谢谢你了啊老方,等我好了一定请你吃饭千万别跟我客气!”

“去吧去吧。”方士谦挥挥手。

 

出了精神病院,黄少天跳着走了几步,又摸了摸自己的胃,似乎原先不适的感觉都没了,这才放下了心,给蓝河打了个电话。

这小伙子人真是不错,看到自己发朋友圈说吃地沟油外卖拉了一晚上肚子,立刻就发微信来慰问,又邀请黄少天去吃顿家常晚饭。黄少天知道蓝河的厨艺,那是必须要让人举起双手点赞的。

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让叶修给拱了呢!黄少天遗憾地摇了摇头,打开打车软件一看还有50元的专车券,立刻毫不犹豫地叫了辆车,目的地设为了蓝河家。

两人现在都还住在警局的员工宿舍,也就隔了两条马路。下午四点出头,大人们还没下班,但大院里刚从幼儿园回家的小毛头们正嘻嘻哈哈地满地乱跑,局里退役的警犬趴在门房间的阴影里,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黄少天敲响蓝河家的房门,穿着灰色围裙的小警员过来给他打开了门。“正好今天是休假日。”蓝河说道。“叶修这几天在上海呢,你别找了。”他又补充了一句。

黄少天被摧残了一整天的精气神好不容易恢复了些,正想着能和叶修斗斗嘴呢,谁知道没了对手。蓝河在厨房有条不紊地忙着,凭他三脚猫的厨艺不好意思进去打下手。客厅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黄少天想帮点什么忙都找不到活干。

“刷会微博呗。”蓝河提醒他,“你今天还没发微博呢。”

说得有道理!黄少天往沙发上一坐,掏出土豪金肾点开微博客户端。一上午没看消息,就多了八千多条转发六千多条回复和一万多个赞。

他粗粗浏览了一下,发现at他的微博不仅有之前他发的科普长微博和警务信息,不少人圈他去看一条“七月十五鬼门大开,转发此条可得庇佑,诸恶莫作,邪孽不侵。”的营销号微博,另外还有一批人在一条解释中元节来历的长微博转发中圈了他,黄少天定睛一看,原po主乃是熟悉的“微草道观V”。

“呵呵哒。”黄少天在心内冷笑了八九七十二个呵呵,正在思考长微博的主题应该是“相信科学不要迷信世界上并没有鬼”还是“农历七月十五相关的历史小故事”,就收到了喻文州的微信。

“开完会了,今晚坐船回来。”

黄少天心中的小人顿时乐得翻了三个跟头,还管王杰希老神在在地说什么呢,手速爆涨,和喻文州聊了起来。

 

“黄少可以吃饭了!”蓝河招呼他道。

黄少天先去看了一眼,猪肚鸡汤装在大肚瓦罐里,葱爆鱿鱼杭椒牛柳西芹百合依次排开,三菜一汤好不丰盛。他一边夸奖着蓝河的厨艺,一边去厕所洗手。

黄少天左手腕子上戴着一串沉香珠子,喻文州说这是在普陀山南海观音像前开过光的,让他不要离身。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黄少天并不相信冥冥之中存在鬼神之力,但喻文州说沉香有凝神静气的功效,好说歹说硬是把这串珠子套在了他手上。

“吃肉的话……是不是带在观音面前供过的手串不太好?”黄少天脑内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捋下了沉香串,随手放在了洗手台上。

 “方丈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怪我,说起来我也不信佛,能想到这一条已经很不容易了,难道是因为每天听他辩论佛经被影响了?这样不好这样不好恋爱自由信仰也是自由的……”黄少天念叨着,退步关上了厕所的门。“吃饱了再戴上好了!”

刚想到“饱”这个字,黄少天突然心头一跳,之前那种诡异的饥饿感铺天盖地地涌了上来,肠胃急剧收缩,饥饿感瞬间淹没了整个身躯,满脑子里除了“吃”,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黄少?”蓝河看到他直愣愣地站在厕所门口,走过去拍了他一下,“怎么了?”

肩膀上传来的触感让黄少天回了回神,方才不知是怎么了,一时间大脑陷入了空白。

“噢噢可能是太饿了小蓝我们吃饭吧等等先让我拍个照发朋友圈!”黄少天晃了晃脑袋,掏出手机坐在了饭桌前。

“是不是有点低血糖?”蓝河略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黄少天,转身进厨房打算先把水果切出来,让他吃一些垫垫。

菜可真香啊。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逐渐扩大。快吃,多吃一些,饿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能吃上一顿饭,一定要吃饱,这些食物全都是自己的,不能留给别人。

黄少天盯着饭桌上的三菜一汤。瓦罐里袅袅的热气缓缓散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香气尽吸入腹中,猪肚被炖的酥烂,混合着鲜胡椒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鱿鱼的火候正好,鱿鱼花的白色配着葱段的绿色,赏心悦目。牛柳切成大小相当的肉条,层层堆叠在盘中,杭椒的尖角翘起,仿佛咬一口就能蹦出鲜辣的汁来,而那辣味并不灼舌,反倒会增进牛肉细嫩的口感。西芹百合也是一白一绿的搭配,可这颜色同那道鱿鱼并不十分相同,一者是海鲜的清香,一者是鲜蔬的脆嫩。那西芹一口咬下去,便能听到脆响,而百合淡淡的甜味融入其中,更是勾出了鲜味。

真香,想吃……

蓝河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惊呆了,黄少天手中满满一碗饭已经吃光了,而两盘荤菜也已经只剩下了些汤汁,此时他放下了筷子,双手抓在瓦罐口边,似乎是要直接就着罐子大口饮汤。

蓝河忙放下果盘,去抓黄少天的双手,然而刚碰到他的手,一种熟悉而又诡谲的感觉就涌入心头。

正吃到一半被打断,客人非常恼怒,猛地抬头看向蓝河。那张脸让小警员吓了一跳,明明是熟悉的面容,可双眼中露出的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黄少天”两眼通红,眼白部分遍是血丝,黢黑的眼珠同赤红的血色交加,显得万分可怖而凶狠,那是一种几欲择人而噬的凶光。

“黄少!”蓝河立马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八字太轻,小时候就容易招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自从带上了有苏沐秋魂魄加持的手串后,这种境况稍好了些。但同叶修在一起之后,还是时常会遇到此类的意外事件。

可这次的情形并不同,被鬼附身的,是平日里同他交好的朋友,蓝河对此束手无策。“黄少天”放下手中的汤罐,双手搭在了蓝河的肩上,用力掐了下去。它从喉咙间发出了低低的怒吼,如同野兽一样,把蓝河推到了墙边。

那种眼神,是猛兽在捕猎时的眼神,然而更加凶狠、暴戾,像是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撕碎,然后吞吃入腹。

 

王杰希回到家的时候,方士谦正捧着一碗方便面在看体育新闻。

“怎么又吃垃圾食品?”他皱了皱眉,双眼更显得一大一小。微草观主向来注重养身,对这种过量添加防腐剂和调味料的食品从来嗤之以鼻。

“这不是你不在家,我图省事嘛。”方士谦丝毫没有愧疚感,光着脚就凑了过来。

王杰希嫌弃地推开了他,“把你脸上的汤给擦了再说。”他说,话刚出口,他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等等!”他一把攥住方士谦的手腕,把人扯了过来,三指顺势搭在方士谦寸关穴上,微微用力下按。

“你今天去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王杰希严肃地问道。

方士谦原本还想和他开两句玩笑,可是看到王杰希肃穆的表情,也认真了起来。他回忆道:“就是普通上班,今天病人的状态都挺好,没什么爆发情绪闹事的……噢对了!”他猛地竖直了后背,大声说道:“黄少天!黄少天今天来找我,说他肠胃不舒服,像是暴食症的症状,拼命吃非常多的东西,然后立马又吐掉,接着又觉得饿,怎么都吃不饱!”

方士谦此时发挥出了极强的专业素养,三言两语就把黄少天的情况概括完了。王杰希听的时候,心就往下沉,“他这个情况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了?”

“十二个时辰?”方士谦迅速换算了一遍,“他说是昨天吃完晚饭就觉得不舒服了,应该还没二十四个小时吧,这会才六点出头。”

“那还有救!”王杰希说,从怀中掏出了迷你版的灭绝星辰,右手一挥舞,扫把尾端点点星光闪烁,迎风变成了一根大大的扫把。

“黄少天现在在哪里?”他沉声问,迈了上去。

方士谦还是第一次见这副架势,有些没反应过来,“看他半小时前发的朋友圈,在蓝河家吃饭。”

“好!”王杰希说,“你立刻打电话联系叶修和喻文州,告诉他们黄少天被饿鬼附身了,马上就要过十二个时辰,让他们立刻赶去蓝河家!”

话音刚落,王杰希双脚一蹬,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从阳台门飞了出去,瞬间消失在视线内。

叶修并没有手机,方士谦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点燃了一根据说是可以联络人的线香,插在了香炉中。喻文州的电话不接,方士谦迅速发了短信加微信强调事态紧急。做完了这些,他三两步跑去书房,把书柜正中摆着的一张英文证书拿出来,仔细看了又看。

证书上有一张照片,看到方士谦,照片忽然动了起来,里面的人先是眨了眨大一些的一只眼,又侧过头,眨了眨右边的小眼。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荣誉客座教授……这玩意原来不是假的啊!”

 

此时蓝河面对的形势极其严峻,他大声喊着黄少天的名字,想让它清醒一些,可似乎他的声音激怒了面前的人,“黄少天”的手指在他肩上扣得更紧了。如果它现在有长长的指甲,蓝河丝毫不怀疑那尖锐的指甲可以刺穿自己的琵琶骨。

“嗷——”面前的人吐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一头撞了上来,像是要咬穿蓝河的喉咙,生死关头,蓝河条件反射地向下一缩,膝盖用力向它腹部顶去,双臂随着一翻,拼尽全力挣扎了出来。

“黄少天”的力气虽然变大了,但走动起来似乎不太灵活,若是在平时,蓝河铁定是打不过黄少天,可现在他还能躲闪几下。

蓝河完全相信,黄少天是被某种鬼怪附身了,此时他动作快些的话,定是能跑出去,可如果这个“黄少天”跟着他冲出门怎么办?这种状态的它会对遇到的任何人发起攻击,然而这里是警局家属大院,万一遇到持枪的警察,朝它开一枪,该怎么办?黄少天的这具身体可是结结实实的普通肉身,蓝河一点也不敢把“刀枪不入”这个希望寄托在那莫名的鬼怪身上。

然而分配的宿舍面积并不大,蓝河躲闪了几分钟后,活动范围便越缩越小,逐渐被逼到了窗户边上。

怎么办?总不能跳窗吧!蓝河目测了一下六楼的高度,“黄少天”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他,又是低低吼了一声,朝他冲了过来。它的双眼中血色更浓了,像是来自地狱的烈火,燃烧尽了这具身体主人原本的清明。

这种时候,如果他是蜀山剑侠,蓝河只要大喊一声“剑来”,便会有无上宝剑御风而来替他挡住威胁,如果是魔法学徒,手中魔杖一挥,就能消除危机。可蓝河只是一个八字有些轻的普通人,即便是认识几个能人异士,也学不会半点法术,这种时候,他只能下意识地在心中念一句“千机伞你在哪里”。

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咒语当真生效了,他手上那串被叶修重新串好了的珠子突然散发出了隐隐的金色光芒,温和而坚定,在他和“黄少天”之间布下了一层浅浅的幕布。透过那细微的光芒,蓝河看到“黄少天”的双眼清晰了一霎,他熟悉的那个人似乎是在犹豫眼下到底是什么状况。然而一眨眼的功夫,血色又布满了他的双眼,对方狠狠地朝前扑来,势不可挡!

“叶修!”自从上次那场大战后,苏沐秋留下的庇佑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蓝河并没有感受到那手链里面还有什么神奇的力量,现在他只是把它当成一串普通的珠子而已。眼下那光芒看起来唬人,却似乎没对附在黄少天身上的鬼怪产生任何抑制作用,好容易浮现的一丝希望看起来脆弱已极,蓝河只好大声喊出了这个最为亲近的人的名字。

眼见“黄少天”的手就要撕碎那层光幕,原本稀薄的金光突然暴涨,再次将它挡开。

“黄少天”暴怒异常,双手用力拍打撕扯着光幕,蓝河握紧了拳头,想着如果它闯过来,就同它拼了!

 

“少天!”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并不是蓝河最熟悉的声音,也并不是他想听到的呼唤,但却在一瞬间让他放下心来。

喻文州来了,能挽救这局面的人,终于赶来了。

破门而入的人似乎吸引了“黄少天”的注意力,它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向站在门口微微喘气的喻文州。

喻文州此刻并没有温存的表情,他如临大敌地看着面前被附身了的恋人,右手拈了个手印,缓缓向前推出,他的手势像是带着一股极强的力道,朝“黄少天”的方向压了过去。

而此时王杰希也骑着扫把降落在了窗口,蓝河看着道长从窗户跃了进来,已经无力吐槽这种打开方式了。不过这两个人的到来,让他悬在半空的心彻底放回了肚中。

可是叶修去哪里了?他不可免俗地想到,在这种时候,出来挽救局面的并没有同他最亲密的人,难免会有些失落。

“你没事吧?”蓝河刚放松心情靠坐在墙边,耳边就传来了他正在念着的人的声音。叶修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头发乱七八糟,似乎是被风吹得走了形。蓝河忍不住想,王杰希一路骑扫把飞过来,还能保持形象一丝不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可是人来了毕竟是好,来不及同他多说,叶修手中千机伞一抖,稳步上前加入了战局。

“你歇着,这里交给我们。”

三个人围着“黄少天”呈三角站立,将饿鬼围在了中间,然而他们并没有剑拔弩张地争斗。“黄少天”直直得站在当中,似乎被无名的力道束缚住了,无法挣脱。局面一派平静,然而这三人看起来一点也不轻松,王杰希的两只眼几乎都要瞪得一样大了,口中念念有词,不知是在念什么咒。喻文州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结印的手微微颤抖,显是付出了全部的心力。叶修一反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也在极其认真地对付着附身在黄少天身上的饿鬼。

六道轮回中,饿鬼独占一道,共三十六种。因前世业报,堕入此道,永世饥饿,乐少苦多。饿鬼乃是胎生,甫一出生,便吞噬众兄弟姐妹以果己腹,最是凶残无情不过。

中元节的“施食”,便是为了度化这些饿鬼。附身黄少天的这只饿鬼,乃是其中最狠辣的一只,也不知是怎么从鬼差处逃了出来,并未在子时之前回到阴间。

喻文州给黄少天的那串沉香确是有压制邪孽的作用,若非有此庇佑,在饿鬼刚上身时,黄少天就会丧失理智拼命吃喝了。而他昨晚上吐下泻折腾一宿,便是那饿鬼和佛珠在暗暗较量的结果。

早上他去找方士谦看病,也是冥冥中又救了自己一回,方士谦的办公室是在王杰希指导下重新布置的,暗合五行生克。因是在精神病院,平日里见的事多,王杰希便把这间办公室改成了一处生门,可化解不少奇诡之事。

而后到了蓝河家,黄少天甫摘下手串,被佛道二法所压制了大半天的饿鬼便蠢蠢欲动了起来,蓝河做的那一桌好菜正成了它出洞的引子,瞬间吞没了黄少天的意识,抢夺了他的肉身。

若不是蓝河尚能抗争自保,便被饿鬼生吞活吃了,也是有可能的。

“黄少天”的身上浮现出了一层浅浅的黑气,转眼又被金光取代,他颤抖得厉害,像是身体中的一部分被人硬生生拔出,痛苦的呻吟从嘴中溢出,那副样子说不出的苦楚难过。

“破!”喻文州当先断喝一声,右手使了个寸劲向前推出,黄少天高喊一声,尾音尖锐无比,可却是恢复了他自己的本音。

“收!”王杰希双手拢成一个圆形,似是在空中抓了个什么东西。

“镇!”叶修最后喊道,迅速扔出了一个物件,将被王杰希抓在手中的饿鬼套在下面,一锤定音,了解了此局。

黄少天眼中血色尽数褪去,人也恢复了清明,但也只是那么一瞬,他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喻文州似是也累得不轻,却还是快步走上前,把黄少天从地上半抱半拽起来,蓝河忙上去搭手,将他抬到沙发上躺下。

“这是……”蓝河这才看清叶修扔出去的物件是自家的一个饭碗,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米饭粒。

“别小看这些米。”叶修情急之下随手抓了个东西镇鬼,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金葫芦或是金钵盂,这个超市三块五毛钱卖一个的饭碗十分没有气场。“五谷杂粮,天地精华,都是好东西。”

“行了你,别扯了。”王杰希凭空画了一个符,贴在了碗上,“这玩意你处理?”

“给我吧,我送回地府去。”叶修收起千机伞,在碗上又点了几下,权作加固。

喻文州正在帮黄少天把脉,他之前赶来的时候一脸焦急,同平日镇定自若的模样截然不同,这会又恢复了那种万事不挂心的表情,似乎黄少天只是躺在这里睡午觉,而不是差点被一只饿鬼吞噬了肉体心智。

“少天没什么事了。”他确认后朝其他人说道,“我等会带他回家。”

他转头看了一眼因为之前的打斗而乱七八糟的房间,又对蓝河说道:“回头我找个家政公司帮你收拾一下,有什么需要换的家具,也买新的。”

“哟这么好!”叶修顿时打蛇随棍上,“正好,我前儿还和他说呢,家里最好换个真皮沙发,另外我想添个42寸的液晶电视,连电脑可以打斗地主,效果好。”

“你走。”喻文州微笑看他。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喻文州坐在床边,问:“少天醒了,想吃点什么?”

“别……别提这个字……”黄少天现在一听到“吃”字就觉得浑身无力颤抖发虚反胃想吐,被饿鬼附身时,他的意识也被压制。虽然身体不由自己做主,但还是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一想到自己曾经不要命一样的吃了那么多东西,他就只觉得恶心。

“那少天还觉得难受吗?”喻文州继续问道,声音十分温柔。

黄少天有气无力地说:“好点了。”他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实在是没精力,只能几个字几个字地往外蹦。

“我先前就说了,这沉香串你随身带着,可保无虞。”喻文州手中捻着那串珠子,像是有些失落,“结果少天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我不是……”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是太坏了,趁自己现在说不动话,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他伸出手想让喻文州把沉香珠子套过来,可对方却把串珠搁在了床头柜上。

“少天今天受累了,普通的法器没什么用。”喻文州就势躺下,对他说道。

黄少天看着他,问:“那……怎么办?”

喻文州微笑地拉了灯,“我就勉为其难,为少天再驱一驱鬼吧。”

 

END


暗戳戳给自己打广告: 肖戴大礼包通贩链接   与子同袍通贩链接

暑假我的本全部委托给了亲爱的索拉~\(≧▽≦)/~大部分的展子都会参,求支持,么么哒!



评论 ( 4 )
热度 ( 134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