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与子同袍 完

【终回  江山还似旧温柔】

“一晃眼十年已过,可真是快。”焚香大师手捧热茶道,“我竟不曾想过,还有老友重聚之时。”

叶秋晃了晃杯子,道:“何须说这些丧气话,人生相见别离,自有命数。聚时欢喜,散时也莫太过悲痛,说不定那一日,便就又重逢了。”

焚香大师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如今比我这出家人看得还通透。”

叶秋道:“你算什么出家人,不过是念两句佛,欠我的钱究竟何时还?”

焚香大师果然念了两句“阿弥陀佛”,“出世之人,不谈钱财之事。就当是我向施主化缘罢。”

叶秋摇头不去理他,韩文清道:“且说说你吧,那年远去西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被他这一问,叶秋苦笑了两声,道:“这可说来话长了,要从哪里说起好呢……也罢,其实我本命应叫叶修才对,叶秋是我那双胞胎弟弟的名字。”

他这一番故事说得极长,韩文清和焚香二人皆没料到,叶修居然是出自大名鼎鼎的叶氏一族,年幼时不耐家中各种规矩束缚,一人独闯江湖,偏逢上乱世做出了一番大事业。

“你我三人,谁也没想到居然能建了个大曜朝出来……”叶修道,“若是当年有人这般对我说,我定当他是个江湖骗子。”

韩文清闻言呛了一口茶,叶修知他所想,道:“我可没说新杰,不过话说回来,他那时是怎么连哄带骗,和你绑在一起的?”

“说话忒得不中听。”韩文清“咣”一声把杯子搁在了石桌上,实是不想理睬叶修。

 

那边厢张新杰正与苏沐秋摆了一盘棋,宋奇英规规矩矩地跪坐在他身后,苏沐橙倚在兄长身边,手中竟还端了盘瓜子。

“西海竟真有令人起死回生的妙法?中草堂王杰希方士谦两人医术近乎通神,恐怕也不知有此等神技。”张新杰听苏沐橙说了些关于兄长的事情,惊讶道。

苏沐秋道:“说是起死回生过于夸张,过去十年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醒来时,这天下都变得不同了。”

“叶修说,其实哥哥当时还有一丝气息尚存,他一狠心便给哥哥灌了生死酿,再以金针封穴,哥哥全身五感被封,无知无觉,每日灌以参汤续命。”苏沐橙歪了歪头,“其实我很怕哥哥就那样睡着,再也醒不来了,活死人一般,还有什么意味。”

苏沐秋摸了摸她的头,眼中竟是兄长对幼妹的疼惜之情。

“秋还未谢过国师和大将军,当年对舍妹多有照顾。”他朝张新杰说。

“前辈严重了。”张新杰落下一颗白子,“叫吃。”

苏沐秋笑笑,“多年未下棋,竟已生疏至此。”他捡起自己的黑子,道:“再拜一局?”

“自当奉陪。”张新杰道。

 

“你还是要回焚香寺?”韩文清问道,“帝都中自有寺庙供奉香火,虽说你出家修行,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的侍奉,可焚香寺太过偏远苦寒了些。”

焚香大师摇手道:“便是偏远些才好,我若留在这里,你们定会三天两头拿事来烦我。”

他看了韩文清一眼:“你看,未至四十岁的人,白发都有了,我可不愿像你一般。”

叶修笑道:“你若想也不能,头发都没有,何来白发?”

笑罢他又道,“你也别太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我看你脸上黑气愈发重了,这次我带回不少西海的灵药,回头给你稍带上一些。”

“你又作何打算?”韩文清再问向他。

叶修摇头道:“沐秋的身子还未大好,他当年受伤太重,浑身经脉皆损。我耗费心力无数,能将他救回,已是幸事一件。往后的日子,且将过去十年先补上吧。人生在世,没多少日子能让人浪费的,多活一天是一天,不留遗憾才是。”

韩文清听他说着这句话,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张新杰身上。

“那这朝堂之事?”他收回目光,瞟了一眼叶修,“你可是还在推脱。”

叶修苦笑:“说实话,最不想管事的人,便是我了。”

韩文清道:“你二人这一走,倒显得我一人独揽大权了,这可是在害我。”

叶修拍了拍他道:“我可没说这话,帝国大权不可落入一人之手,这可是你我三人当年商量好的,任谁也不能更改。”

“老韩,眼光放长远些,总要给年轻人一些历练的机会才是。”叶修道, “不过这几年,还是要你和新杰多担待了。我将沐橙留下,邱非这孩子现在也可独当一面了。”

韩文清颌首道:“不错,‘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种蓬勃气象,才是你我真正想要见到的。”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层云破开,一轮圆月高悬当空,照着这人间千姿百态,聚散离合。

悠悠明月下的江山依旧,还似旧时温柔。

 

(全文完)


评论 ( 3 )
热度 ( 92 )
  1. 古今春锦帆 转载了此文字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