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与子同袍 7.3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求带走:《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皇城大殿之内,刘皓正在发号施令,指着帝都的地图分派众将率兵布下埋伏。

“刘相!”被点到名时,田森忽地启口。“可否听我一言?”

刘皓皱眉:“何事?”

“此事是否不妥?”田森直言道。

刘皓的部署说到一半,被他打断,已是颇为不耐。听到田森居然当众反驳他,刘皓心中对他的厌恶更上一层。

“你们先去。”刘皓向一旁已经领命了的唐昊、赵禹哲、申建、王泽和郭阳五人挥了挥手,“唐昊守南门,赵禹哲守东门,王泽和郭阳北门,申建西门,有事速报。”

这番分派并非刘皓原有的计划,可如今孙翔未归,田森对他又不甚信服,刘皓只能改变布局。

“有何不妥?”他挥了挥手问道。

田森拱拱手,道:“其一,国师意图谋朝篡位一事尚未有定论。自大曜建朝以来,国师心怀天下百姓,所作实事不胜枚举。所谓清君侧一事,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其二,韩大将军虽是率大军前来,可一路并无扰民之举。霸图一部,也是我大曜子民,若是同袍之间相互残杀,末将着实不忍。

“其三,焚香寺夜遭大火,焚香大师不知所踪。此事是否为国师所为仍待查证,末将恳请刘相寻找焚香大师下落。”

刘皓听他一字一句说出这些话,面色已是阴沉至极。

“焚香寺一案,我已派了不少人手去查实。”刘皓的声音显得十分阴鸷,“焚香大师位属三圣,劳苦功高,我自不会任由他出事不管。”

“霸图军气势汹汹而来,帝都乃是大曜朝最重要的城池,我总要做好防范才是。不怕太过小心,就怕不小心,你说是不是?要是能毫发无伤地解决此次变故,那是最好也不过了。”

“至于张新杰……”刘皓哼了一声,“定他罪的是我,审他的是我,下令抓捕他的也是我,田副将此言可是在质问本相?”

这话说的着实诛心,田森默然,刘皓见他不再多嘴,转过头要继续布置,却被一声急报打断了。

“又有何事!”刘皓暴躁地呵斥道。

“秉相爷……”传令的侍卫不妨自己触到了雷区,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孙将军和邱副将回来了,有事禀报。”

“都传!”刘皓一挥袖子,他十分期待孙翔能为自己带来好消息。

可走进殿内的小将却让人大吃一惊,孙翔一身尘土泥血,脸庞上几处青紫肿痕。若只是衣甲凌乱也就罢了,他眼中居然露出了失落颓丧的神色,实在是前所未有。

“败了?”刘皓见状问道。

孙翔未出声,只是点了点头。刘皓见他这副样子更是不喜,可此人是他手中一员大将,刘皓也不欲当众呵斥,只决定回头私下好好同他谈上一谈,问清楚韩文清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邱非此时走上前来,拱手道:“末将有一事秉。”

刘皓简短地道:“说罢。”

他并未想到邱非带来的消息极为震撼,只听邱非言道:“霸图军中,有一人着灰色斗篷,同张新杰并驾齐驱。末将手下有兵卒称,那人是昔日皇风军主将郭明宇、现如今的焚香大师。”

“你说什么?”田森激动道,“可是当真?”

在邱非刚说到“皇风”二字时,刘皓就察觉不对,可未来得及喝止他,让田森听到了后半段话。

邱非续道:“我幼年时侍奉师父在侧,曾见过焚香大师数面。那灰衣人虽然遮住了脸,可身态与焚香大师如出一辙。”他又转头向刘皓道:“末将不敢妄下定论,还请刘相查明此事。若那灰衣人当真是焚香大师,国师谋朝一案,或许要翻过来重新说了。”

刘皓眯着眼,还未说什么,田森抢先道:“刘相,请允许末将前去查探!”

“田森。”刘皓点了他的名字。

“末将在!”田森高声应道,可刘皓接下来说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

“你觉得,本相是何等样人?”刘皓微微眯起了眼睛,掸了掸袖口,问他道。

“这……”田森有些踟蹰,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

“刘相自大曜朝建立伊始,便勤恳于政,事必躬亲……”田森说着,不由自主地挠了挠头,刘皓见他这副模样,更是不喜。

“张新杰看似淡泊,可他心怀不轨。私自与霸图军众将结党,密谋调兵屯守之事,倡改盐课税法,把持东南粮道……一桩桩一件件,他意图将大曜朝的重兵钱粮皆握于手中。”刘皓缓缓道,“田副将对此可有疑议?”

田森不知如何作答,邱非却抢上前一步道:“韩大将军和焚香大师此刻正与国师在一处,倘若国师当真意图谋朝,二圣又如何会泰然处之?”

“张新杰原便是韩文清的军师。”刘皓冷声道,“本相倒觉得,这是他二人一同布的局,你看这三圣之位,若是合为一张龙椅,或许会更合某些人的心意。”

“大曜朝建立之始,三圣相约,不设帝位共同辅政。方才不过十年,言犹在耳,刘相何出此言?”邱非一顿,说道:“未免有些莫须有之嫌了。”

“是非曲直,也不是现在一时说说而已。”刘皓阴沉着脸,“霸图大军压城,本相不欲同袍之间短兵相接,可也要做好防范。”

“韩大将军和张国师若真是动了谋取帝位之心,便不可能放我活着回来。”谁也没料到,孙翔在这时突然启口。

“安之不是他们收买人心?”刘皓只觉得眼下疏漏越来越多,他的计划从韩文清骤然现身劫走张新杰便开始逐渐崩塌……若是当时直接弄死张新杰或是将焚香寺斩草除根,便不会有这许多麻烦了……刘皓心中愤恨不已,早知道如此,早知道……都怪那个陈夜辉,下手怎么就不能干净利落一些!

邱非和田森对视一眼,田森眼中尽是茫然不解的神色,他对张新杰极为敬服,而刘皓自封相以来也确是尽职尽责。田森不敢相信张新杰会有不轨之心,可刘皓似乎也不是这种人……

邱非却比他想得更多,焚香大师如今与霸图军一道,那焚香寺的大火便显得蹊跷了。若不是张新杰所作,幕后指使之人又是谁?他看了刘皓一眼,既有人能将黑手伸到郭明宇头上……那么前些年叶秋去往西海,之后便杳无音讯,这件事情是否也是有人有意操纵?

刘皓想的却是,这两人一人向着郭明宇,一人向着叶秋,不能托之以要事,却也不能在现在撕破脸皮,且先虚与委蛇,回头再收拾他们。

刘皓心中正在盘算,大殿外又传来一阵冲忙的脚步声,似是有消息传来。

“秉相爷!”前来传令的侍卫战战兢兢地道,“唐副将开了南门,前去迎战霸图林敬言了!”

===TBC===

评论
热度 ( 52 )
  1. 古今春锦帆 转载了此文字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