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与子同袍 6.2

前文:【韩张】《与子同袍》

通贩:《与子同袍》   《机械师和元素法师》


能得韩文清认同的人不多,叶秋算是其中一个。

韩文清修习的是拳法,擅长近身战。叶秋是天生的习武奇才,十八般兵器样样皆通,然最喜长矛。两人年轻气盛时,时常切磋,互有胜败。虽然性子截然不同,可英雄之间,自然惺惺相惜。

叶秋当年忽地离开,为了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情前往西海游历。他留下神兵却邪,一直封存在演武堂内,成为了后辈们所敬仰的标志,无人敢动。韩文清未料到,这柄饮血无数的长矛竟会被取出,并落在了孙翔手中。

孙翔一路驱马驰来,正是热血上头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高声喊道:“拳皇韩文清,可愿与我一战!”

韩文清哼了一声,轻踢身下黑色战马,上前喝道:“你是孙翔?”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若是跟随韩文清多年的老将,自然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勃然怒气,为之心颤胆寒。可孙翔年轻气盛,一根筋地想要同韩文清打上一场,决个胜负,韩文清被激出怒气,他反而更是兴奋。

张新杰拍马跟上,在韩文清身侧说道:“刘皓此人,应是不会派出孙翔前来挑衅。依他的性子,是会让武功最好的猛将守着宫城,离他越近越好。孙翔出头不过是这两年的功夫,他一心想要超越叶秋,夺得‘斗神’之名。我想这就是他执意想要和你对决的原因。”

“超越叶秋?”韩文清的语气有些不屑,“凭他?”

孙翔离他们还有些远,未能听清张新杰说的是什么,可隐隐约约从韩文清的话语中捕捉到了“叶秋”两字。昔日斗神之盛名,正是孙翔如今心中执念,听到这两人似乎是将自己与叶秋作比,孙翔心中登时窜上一股无名之火。

“我便是孙翔,你可敢与我一战!”他再次问道。

“要战便战!”韩文清高声回道,“可若是你输了又当如何?”

“怎可能!”孙翔自从军中平步青云后,便未遇到过敌手,极是自负。

“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怎知自己是常胜将军?”韩文清说道。

依他的性子,肯多说上这两句已是不易,孙翔并不领情,将手中却邪抖出几个花来,矛尖在地上狠狠一划,扬起一片尘土。“那便试试看!”他傲然道。

“好!”韩文清应道。

张新杰本想劝他注意伤口,可还是默默把那句话吞下了肚。

能让韩文清当成对手的人不多,叶秋算是一个,可自他走后,又四海靖平鲜有乱事。没有敌手,也是一种寂寞。此刻孙翔满心战意,要与韩文清一决胜负,可韩文清也未曾不是想找个人好好战上一场。

也罢,随他就好。张新杰想,这些年来,这个男人也是憋屈狠了。他调转马头,做了个手势,让霸图大军严阵以待。

 

“你不用兵器?”孙翔高声问道。

韩文清手中空空,只戴了一副乌金色的拳套护住指节。他用力抻了抻手指,道:“韩某所恃,唯这一双肉掌而已!”

孙翔目中忽露精光,“那便得罪了!”

话音刚落,他便拍马上前,手中却邪直刺向韩文清胸腹要害,连点七下,霎时间矛尖化作一团灰黑色的光影,让人分不清刺向何处。

可这等虚招瞒不过老辣的韩文清,拳皇向左一拉马缰,座下骏马得知主人心意,往斜地里窜出,韩文清竟是硬着却邪而上,低声一躲,右手重重砍在了矛身之上,顿时响起一声沉重的金戈之鸣。

孙翔出招虽狠,可并未存了要人性命之心,他也没料到韩文清出此险招。一股浑厚大力沿着矛身传来,震得手臂发麻。

“你……”孙翔甫开口,便被韩文清接连出招打断。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韩文清以双手对上孙翔的长矛,原是不利状态,可他偏偏贴近了身同孙翔周旋。

孙翔横过长矛同韩文清见招拆招,毕竟不甚趁手。寻了个破绽,孙翔一手扯过缰绳,拨马便走,想要同韩文清拉开距离。可韩文清御马随他左右而动,竟是贴得愈发近了。他那双拳套不知是什么材质所制,看起来普普通通,可打在身上疼痛入骨。孙翔挨了几拳,心中焦躁恼怒,忽的一抽手,长矛向后一拉,手持着矛尖三寸处,将它作成短刃而使,刺向韩文清。

这一招来的极快,乌金锋刃当脸而来,韩文清忙向右躲开,却邪矛尖带着浓烈的鲜血气息擦脸而过。孙翔转过长矛,横扫过来,想要将韩文清打落马背。

“来得好!”拳皇大喝一声,伸手抓过矛身,双脚一蹬,竟是随着孙翔的动作跃起。韩文清身材高大,并非轻盈小巧之人,可此刻动作灵巧无比,一转身踏上却邪,竟是踩在了矛身之上。

孙翔只觉手臂一沉,狠命咬着牙,想将他抖落在地。韩文清脚踩矛身,纵身一跃,还未待孙翔收回力,便一招旋风腿将他从马背上蹬了下去。

“砰”地一声巨响,孙翔狼狈地跌落在地,韩文清那一脚非同小可,再加上他自己适才未及收回的劲力,这一落地,浑身骨头都在噼啪作响,喉头顿时涌上一口鲜血。

即便如此,孙翔还是牢牢抓住手中却邪,指节上青筋暴起,仍未松开那柄神兵。

 

“若是叶秋遇到那一招,一定会掷开却邪,再跃下马来以待时机。这年轻人倒是固执,你看他这一跤,跌得那么惨,还抓着却邪不放。”焚香大师评价道。

张新杰颌首:“自是与叶秋不同。”

韩文清背手直立,一言不发看着孙翔。孙翔重重地喘着气,鼻翼鼓起,他硬生生咽下喉中鲜血,一个鲤鱼打挺平地跃起。

“再来!”他哑着嗓子喝道。

焚香大师哈哈笑道:“这少年人,当真是个硬骨头,已经收了伤,还和老韩硬碰硬,一点不肯服软!”

他说这句话时,张新杰心口忽的一沉,韩文清胸口那处伤,不知如何了。

===TBC===

评论
热度 ( 47 )
  1. 古今春锦帆 转载了此文字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