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韩张】孤城4.2

(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脑子,这篇本来是应该在上次我值班的时候定时发的,但是我忘记草稿箱里还有它了,都是加班的锅x)

* 对4.1做了些许修改

前文:【韩张】孤城


小院门口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韩文清忙闪身出门,示意来人悄声。

白言飞亲自带了一队人趁夜赶去落雁谷勘察情况和善后,现下应该还在路上。但第一批去接应的人陆续返回,这次传回来的显然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小兵一副十万火急:“少将军,我们在落雁谷口发现了这个!”

莫名的紧张涌上韩文清心头,他三两步赶上前,接过那小兵手中的棉布小包。

 

“这是?”郑乘风看着小包中残破的半块令牌,十分不解,显然是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玩意。

张新杰并没有休息多久,也就是打了个盹的功夫,便被韩文清叫了起来。他原本是希望能让张新杰至少睡三个时辰,好养精蓄锐应付接下来一系列琐事,但这块令牌意料之外地出现在了此处,韩文清丝毫不敢怠慢,只得拉了张新杰一起研究。

任谁都看的出来,张新杰现在是强打着精神,他眼底一片乌青,一副疲累已极的模样。“这块令牌上,刻的是吴王府的标记。”他轻声说道,寥寥数语,但无疑晴天巨雷。

“吴王?他远在江南,是怎么在北地安插人手的?”秦牧云率先反应过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又是火雷阵又是布置人手埋伏,怕是经营计划多时了吧?”

吴地离北疆有两万余里路,寻常人一生都到不了这么远的距离,对于大部分北疆人来说,江南是一个再模糊不过的概念,一千个人中,怕也没有一个人曾到过吴地。

如果真是吴王在北边安插了自己的势力,问题可就不那么简单了。即便是在道元皇帝的默许之下,吴王的权力地位早就超出了一般的藩王,可私下跨越大半个疆域安插一股军队,这种事情足以震惊朝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没等秦牧云分析完,张新杰便又简短地说道:“不过,这个令牌是假的。”

“什么?”郑乘风已是被搞得一头雾水,而韩文清却飞快地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

“是楚王!”他一拳砸在了桌上,狠狠地说。

张新杰微微点了点头,向其他几人解释道:“王府令牌的材质特殊,由铜、铁、黑金以一定比例配合铸造,黑金是上贡贡品,一般人根本得不到。这块令牌确确实实是真的王府令牌,即使能仿造一模一样的形制,但材质却是仿不了的。”

秦牧云心中很是震惊,他知晓张家父子博学强识,但如此细节的东西,可不是普通人能了解到的,王府令牌他尚且是头一遭见,可张新杰却能就材质说得头头是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郑乘风却想不到这么深,只是接着张新杰的话问:“这我倒是不懂了,既然是仿不了的,怎么你又说是真的?”

还是秦牧云同他解释:“令牌是真的,但这上面的字样却是假的,这块牌子出自王府,但不是吴王府。”

张新杰继续说道:“太祖朝的那位吴王是左撇子,当年没那么多礼制上的讲究,内匠铸造各类器皿时,用的都是吴王亲手写的‘吴’字,虽然吴王的爵位辗转封了几任,但内造的模具却是沿用至今。你们仔细看这块令牌上的落笔,明显是用右手写的。虽然竭力模仿了原物的字迹,可还是有细微的不同。”

若是白言飞在这里,必定会对这些细枝末节的小故事十分感兴趣,可现在在场的几人,郑乘风听得云里雾里,秦牧云想的多过于做的,张新杰解释完了之后,屋里便陷入了短暂的寂静,衬着韩文清粗重的呼吸声十分明显。

韩文清理顺了这场埋伏的关节,只觉得一腔热血都涌上头去,头皮微微发麻。北疆军向来与藩王们没有太多瓜葛,即使对两位王爷之间的勾心斗角略知一二,但韩氏向来不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韩文清不知道在京中那半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楚王想要拉拢父亲被拒绝后下手,还是另有他人从中挑拨?甚至这场伏击是出自道元皇帝的授意?韩文清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团迷雾之中,头痛欲裂。


===TBC===

评论 ( 5 )
热度 ( 69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