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孤城4.1

图透my love给我设计的封面嘻嘻嘻,一共两版都好喜欢啊wwwww

第二章中提到了李艺博,其实本文设定中韩文清的亲兵队长是蒋游才对,本章中改正了,李艺博另有其他的工作~


全文:【韩张】孤城


四  黑云压城

北疆军是韩氏两代人苦心经营的心血,由韩文清接任主将之位,倒也是顺理成章之事。但他毕竟年纪尚轻,麾下人手只有比他更小的一众少年们,若是即刻宣告韩将军的死讯,难免不会有人要掀起什么风浪。眼下最要不得的就是一个“乱”字。饶是韩文清心中再是悲痛万分,也只能秘不发丧,以免引起有心人骚动。

韩文清只得连夜在将军府后院的一间屋子里搭了个简单的灵堂,他此时派去迎回父亲尸骨的人尚未归来。

“遇难的弟兄们总是要落叶归根的,父亲和几位叔伯也要早日入土为安,我们拖不得太久。况且我总觉得,这事不能瞒着,须要早日告知军中上下。”他在灵位前上了一炷香,静默良久,才转身对张新杰说起了心中的顾虑。

张新杰原本提出先焚化了那支葬身于落雁谷口的队伍的遗体,先将骨灰送进城,事后再做打算。毕竟两百口棺椁一路运送回来,阵仗着实不小,消息根本压不住。但这个提议却被韩文清断然拒绝了。

张新杰了解韩文清的性格,北疆军生就是他难以割舍的一部分。就算只是普通的士兵,以韩文清的为人,也不可能让两百余人就悄无声息地就葬送了,连一场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他的行事风格和张新杰完全不同,年轻的读书人更赞同于无声中消弭麻烦化解困境的方法,轰轰烈烈一词与他完全无缘。但此刻这件事情并不是最令人头疼的。

虽说此番韩将军带入京中的士兵数量并不多——道元皇帝疑心病重,在诏书中特意嘱咐了不要因入京觐见就影响了边关布防,人是贵精不贵多,就差没直接说让韩将军孤身一人上路了,但都是他多年的心腹——四位副将也是道元皇帝指明要见的,说是要慰问将领们劳苦功高,就算众人满腹牢骚,也没有拒绝的余地,韩将军为了打消道元皇帝的顾虑,轻装简行地入了京,然而现在一出事,倒是造成了统帅青黄不接的局面。

张新杰一面要帮韩文清理顺各处的人脉关系,除了要确保他能顺利接手十万北疆军,还要与周边其他驻军联络。另一方面,原本在京城中负责传递消息的李艺博自最后一封信后便断了音讯,现在他们对京中的情况一无所知,白言飞已火速派了斥候入京去打探情况,还要调查是什么人在落雁谷下的黑手。

张新杰深知情报的重要,他同时也派了人去其他几座重镇打探消息,但目前并没有人传来回音。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离开灵堂走到了韩文清的小书房,现在这处地方成了将军府中人来人往最频繁的一间屋子。

“京中的消息固然重要,其他州的信息也不能忽视。他人掌握了多少信息,又是怎样应对的,这些我们都要知道。”张新杰对韩文清强调着,“打仗时兵强马壮、粮草辎重充足是一条,是否有足够多的讯息又是一条,最忌讳的就是开战在即,但主将却对形势一知半解。”

“我同白言飞整理了现在斥候的名单,人手实在是不足。除了要尽快和京中联系上,楚地、吴地也要派人。对了,李艺博此人是否可靠?他接受这项工作有多久?”张新杰又问道。

韩文清不免苦笑,说道:“你这个毛病真该改改,虽说小心谨慎没有错,但不能总是怀疑自家兄弟。这话跟我说说就算了,要是让别人听见……”他摇了摇头。

张新杰在这件事情上却极为固执,说道:“信任固然是重要,但身为主帅,须得要考虑地面面俱到,不可轻易被人蒙蔽。”

韩文清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在这件事情上被人反驳。第二次被问起“身边人是否可靠”,让他有些生气。可韩文清也知道张新杰说的不无道理,两人再争论下去,也得不出什么结果。

他索性回答起了张新杰之前的问题:“李艺博年纪不大,比我还小一岁。军中斥候大多是擅长在野外查看痕迹李艺博则是十分会和人打交道。他耐心不足,武艺也一半,但是胜在十分机灵,善于随机应变。我们在京中有两个消息点,一个是军驿,另一个则不在明面上。不在明面上的那个,就是李艺博打理的。”

“私设的消息点大多是用鸽子来传递消息,军中的鸽子训练有素,飞得极快极准,很少会偏离方向。若是在中途三个鸽站换鸽的话,最快十二个时辰便可把消息从京中传递至此。”韩文清对这一块倒是十分了解。“离我们最近的一个鸽站已经发来消息,确认无虞,现在最应该担心的就是京中的信息点。”

张新杰“嗯”了几声作为回应,可他的头却快要垂到了胸口,人也有些摇摇欲坠了。韩文清这才发现,他们已经一天两夜没合眼了。现下虽然是白天,可张新杰却再也熬不住累,说着说着便睡了过去。韩文清虽然也觉得疲惫,可心中诸事纷杂,实在是没有时间能腾出来休息。

张新杰是个讲究的人,站有站相睡有睡相,就连坐在椅子中睡着,也坐得端端正正。韩文清看他这副样子实在是觉得累,于是把人轻手轻脚地抱到了一旁的卧榻上。

张新杰确实是累了,被人挪动换了个地方,也丝毫没被吵醒。他的呼吸十分轻微,睡相也规矩,似乎在睡梦中也控制着自己的举动,和军中那帮四仰八叉袒胸露腹又此起彼伏打呼噜的军汉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韩文清找了件披风给他盖上,生怕吵醒了他。

张新杰在睡着的时候收敛了和人争锋相对的那股倔强和锐气,看上去就是个文弱的书生。可韩文清知道,这个人的内心比谁都要坚定。他看着张新杰安稳的睡相,心中突然就是一软。

小院门口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韩文清忙闪身出门,示意来人悄声。

但白言飞派来的这个小兵却是一副十万火急的模样。

“少将军,我们在落雁谷口发现了这个!”

===TBC===

评论 ( 7 )
热度 ( 86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