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孤城3.1

午饭前发一段~

上文:【韩张】孤城


道元皇帝在位这些年,最大的功绩大概就是带动了各地道观香火兴旺,京畿附近的道观和蜡烛场更是赚得盆满钵满。这位皇帝大概是在年轻时看着自己的皇叔皇伯皇兄们打打杀杀看多了,吓破了胆子也好,看破了红尘也罢,一头扎进自己的小香房,每日就沉溺在烟熏火燎和天人合一中。当皇子时的无为而治让他逃离了夺嫡的腥风血雨,而在位时的无为而治,则是为大晟朝酿了一枚让人骨鲠在喉的苦果。

当今圣上无子,皇位多半是落在两位王爷手中。道元皇帝心疼两个因为年纪小而躲过了争储风波的弟弟,将他二人一封吴,一封楚。两块地界都是富庶地带,倒是满足了皇帝想要补贴弟弟的心,却也养肥了他们的胃口。明眼人都知道两位皇弟私底下早已斗得如同乌眼鸡一般,只有道元皇帝不管不问,但这种私下的争斗反而达到了一种奇妙的平衡。

而这种平衡却被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消息打破了。

道元皇帝做了十几年的成仙梦,前些年还有些大臣劝他多入后宫雨露均沾,但渐渐大家也明白了,后宫基本就是个摆设,改成个女冠反而更贴切些。

然而这棵铁树居然一朝开了花,为道元皇帝扫香炉的小宫女突然传出了有娠的消息。平静无澜的水面一朝被击破,引来的则是滔天大浪。

道元皇帝塞满了乘云飞升的脑子里总算多了些君王应有的算计,在此之前,他倒也没觉得择一王爷继位有什么不好。可一旦有了“我有儿子”的念头,自然而然就冒出了“要将这江山代代相传”的念头,大概是每个俗人都避免不了的,即便那“儿子”现在连手和脚都没长出来。

此刻被他养得拥兵自重的两位王爷早已难以辖制,想要坐稳皇位,手中要有钱、要有兵。道元皇帝打的主意,就是将世代忠心耿耿的韩家留给那个在母胎中还只有四个月大的孩子。原本对韩家的猜忌和防备一下子变成了信任和托付,能转变地如此之快,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本事了。

道元皇帝本想着暂不惊动众人,等儿子生下来了再做打算,并在这段时间内多多拉拢韩家。但这世上就没有能守得住的秘密,消息先是从宫中流出,第一个知道的,就是楚王一派。

寄希望于成为皇太弟的楚王钻营多年,立刻便想到了皇上若有自己的子嗣后,作为一个占据一方的藩王会落入何等处境。

楚王也是个狠角色,当机立断,在吴王对此还一无所知的时候,便率先动了手。

潜行入京,带人逼宫,败了固然是难逃一死,还要落得一身骂名,但要是事成,就是九五至尊,万人之上,总有五五分的胜率。若是什么都不做,不是被吴王抢了先,就是被道元皇帝钝刀子割肉,不如先下手为强,求个痛快。

 

但此时,北疆驻军对这些明争暗斗尚不知情,只有一个血淋淋的、谁也不敢相信的消息摆在眼前。

北疆军各将领返程路上,遭人截杀,一行两百轻骑,无一幸免于难。

“荒谬!”韩文清刚听完红着眼睛的李艺博说完这句话,就一拳头砸在了桌上,黄杨木桌面顿时裂开了几道细缝。“父亲带的人个个是军中好手,别说是寻常盗匪,就是戎人的骑兵,也

不可能伤得了他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又怎么可能连一人都没逃出来?

“将军是在落雁谷遇伏的。”一身狼狈的亲兵队长哑着嗓子说。

韩文清派了一队亲兵沿路去接父亲一行,却不料迎的是这样的消息。拍马赶回的亲兵和附近主城的信使先后脚到,报的却是大同小异的悲报。

“山匪在谷口埋了火雷阵,待人经过,便点燃了引线……还有箭阵,那箭也是火箭,或者都淬了毒的……”亲兵一路不眠不休地赶回来,眼前还是一地血红,话说得语无伦次。

肉体凡躯,又怎么能够顶得过霹雳和烈火呢?

韩文清一言不发,双眼赤红,直勾勾地看着亲兵小心翼翼奉上的佩剑。那柄剑他从小看到大,幼时父亲还把剑鞘扔给他当玩具。他曾想过有朝一日可以继承这把剑——但绝不是这样的方式。

“我们迟到了……要是能早到几个时辰,说不定……”李艺博哽咽道。

韩文清摇摇头,“与你们无关。”他硬生生地压住了满腔悲愤和怒火,站起身道:“一营的兄弟和我一起去落雁谷。”

“不管是谁干的,我要把他们都杀光。”他咬牙切齿地说。

他缓缓说完,厅中人全都莫名感到背后一寒。如果韩文清此刻大发雷霆,倒还让人觉得好过些。可这般表面上的冷静,却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显得压抑已极。

“郑乘风!”未得回应,韩文清高声下令,“立刻整队!”

一向大大咧咧的老郑膝盖险些一软,脱口道:“是!”

话音未落,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不可如此!”

韩文清怒目而视,厅外张新杰在一位亲兵的带领下快步走了过来。

印象里的书生从来都是一板一眼规规矩矩的,吃饭、饮茶、走路、坐卧都像是由尺规划定了界限,但此时他却是一路从内城快跑而来,气息不稳,满脸焦急,平日里处变不惊的模样丢了一半。

韩文清并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在张新杰眼里看上去也并不好过。

“不可如此。”张新杰三两步迈上石阶,站在了厅前。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