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孤城2.2

终于把头给开完了,可以速推剧情进度了。算了一下,如果不窗妖都O,必须得日更4k才行[奋斗][奋斗][奋斗]不能输给铃铛老师和穆寒老师啊啊啊!

上文:【韩张】孤城

韩文清把全部精力都扎在了军营里,这几日除了在城中巡防,便是加紧练兵。好在平日里北疆军就操练不辍,倒也没人觉得辛苦。第三天,正当白言飞准备遣斥候入京时,将军府终于收到了难得的好消息。

白言飞放掉手中的信鸽,将纸卷从密封的竹筒里小心翼翼地抽出,展开在众人面前。“蜡印和暗纹俱在,是我们留在京中的人发出的。”他检查后确认道。

纸卷不大,所书的内容也十分精简。韩将军入京后,圣上多次召他入宫,而各路权贵更是轮番邀宴,韩将军以北疆无人坐镇为由,终于被许离京。圣上为彰其忠义功绩,封了镇北侯的爵位,并派了天使一并北行。

“谁还稀罕这一个侯爷的名号不成?”郑乘风快言快语说道,“这可真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言飞一巴掌拍了过去。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圣上知晓我等守边不易,体恤将军多年辛苦,你可不要胡言乱语。”白言飞说道。

韩文清盯着那张纸看了几个来回,目光灼灼,恨不得把那半个巴掌大的纸看穿了,才说道:“言飞说得没错,这里都是自家兄弟,你发发牢骚就算了。在外不可如此,要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就不说。”言下之意,他也并没把这份赏赐放在心上。

“还派来了一位天使,这个倒是有点意思,”秦牧云托着下巴思索道,“名为犒军,实则是来监视的吧。”

韩文清摆摆手,“无论如何,父亲能平安归来,就是好事。”他心口一块大石沉甸甸地压了这么多天,总算是能落地了。

这段时日尚不过月余,可对他来说却极为难熬。韩文清心中堆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想等父亲回来后一一请教。

“京中返疆,一路快马加鞭的话,五六日便可到。你们都不可懈怠,等父亲和叔伯们回来,也让他们看看我们这些天的表现。”韩文清说到这里,平日里一派严肃少年老成的他,终于透露出了些少年意气。


韩文清折好了纸条,去了张新杰家,想要告诉他这个消息。或是心中高兴,又或是想要驱散之前萦绕在心头的阴霾,他此刻的心情隐隐有些迫不及待。

张新杰的生活极其有规律,每个时辰做什么,都是安排好了的。韩文清算准了时间,叩开那扇木门时,张新杰正放下手中的书,走到院子里疏散筋骨。

“京中终于来消息了,父亲正在返程路上,”韩文清将那封短信递给他,“快的话,五日之后便能见到他了。”

若是换作白言飞秦牧云,看到一向稳重的他竟会欣喜地期盼严父归来,不免会笑他几句。可张新杰却是仔细看了几遍那张纸条,谨慎地思考了起来。

“消息可靠吗?”他将纸条叠了回去,递还给韩文清。

韩文清点点头,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信鸽是军中训出来的,定然不会有问题。信送到时,竹筒和封口的蜡封都是完好的。这信纸也是特制的,用海桐油泡过,还有北疆军的暗纹。”他指给张新杰看,略微显得有些黄色的纸上有浅浅的纹路,韩文清的手指将那些细纹勾连到一块,恰是一个完整的北疆军的标识。

张新杰“嗯”了一声,还未多说什么,韩文清追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对?”

张新杰道:“我也说不准,但总觉得漏掉了什么……”他想了想,问:“京中可有什么不寻常的消息?”

韩文清回他:“平日里如果没有紧急军情,信使往来并不频繁,上次收到京中邸报是一旬前,一切如常。”

“我看这样,还是派一队人去接父亲好了。早日有消息,我早日便能安心。”韩文清说道。

张新杰欲言又止,但这一点犹豫并没有被韩文清捕捉到。

他自幼饱读诗书,又得名师指点,对朝堂上的风云变幻也并非一无所知,但也只是听人说的多、自己做的少。纸上得来终觉浅,张新杰自认为尚没有指点江山大事、运筹帷幄千里的本事。他生性谨慎细致,若非是十拿九稳的话,绝不会随意说出口。此时他只是凭直觉认为事情转变地太过顺利了些,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差错。

“需要修炼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张新杰心头涌上了这样一个念头。同韩文清一样,此时的他也深切地感觉到了自己并没有那么强大,不足以撑起同伴的殷殷期望和寄托。

“等父亲归来后,我再请你喝酒!”韩文清同他说道,他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军中还有事情要等他处理。

很多年后,张新杰恍然想起,那个要请他不醉不归的韩文清,是他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高声肆意的时候。


或许是因为父亲忌日方过,又或许是因为秋冬之际北疆的天气恼人,张新杰这几天夜里一直睡得不安稳,断断续续地惊醒复睡,扰乱了他平日里一向规律的作息,让他不由地有些心悸。

迷迷糊糊睁开眼,正是夜色最浓的时候,张新杰披衣下榻,想去煮一壶热水,却听到外城方向传来了阵阵马蹄声,犹如暴雨前的雷鸣,连绵不断地轰隆袭来,令人胆战心惊。他忙推开院门,北风席卷,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寒颤。

张新杰望着将军府的方向,手中的白瓷杯一时不慎跌落在地。碎瓷飞溅,在这一角空间内清脆已极。

出事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5 )

© 锦帆 | Powered by LOFTER